教育 | 旅游 | 女性
健康 | 视频 | 汽车
供求 | 论坛 | 摄影

凫河

2014-02-26 00:46:28 来源:新浪博客 作者:黄河 评论:0 点击:

核心提示: 早年间,保德人管游泳不叫游泳,叫耍水。但耍水又仅限于小河里和水库里,下黄河不叫耍水,叫凫河。黄河的水,是不敢耍的。 半个世纪以前,黄河浩荡澎湃,河上船只往来,热闹得很。每到夏天,

  

   早年间,保德人管游泳不叫游泳,叫耍水。但耍水又仅限于小河里和水库里,下黄河不叫耍水,叫凫河。黄河的水,是不敢耍的。

   半个世纪以前,黄河浩荡澎湃,河上船只往来,热闹得很。每到夏天,河里凫着很多人,撑船的河路汉,捞东西的年轻人,光屁股小孩,浅水处泡凉快的闲人。那时候娱乐活动少,凫河是民间的体育活动。无需组织,常有三五成群的人相约共渡黄河,顶着浑浊的大浪游到对岸,稍事休息,然后再游回来,相互之间还鼓足劲暗地比赛。

   河上船工一般都得会水,有时候,船搁浅或者遇到什么险情,船工就得跳入黄河里推船。黄河河道复杂,大浪凶猛,船只随时都有可能失事。一旦船被打烂,船工就全部落入滚滚长河中,能不能活着出来,就看水性如何了。船在河上失事,船工们不说船烂,而是说一船人来了个大凫河。

   沿黄河各村的男人也大都会水,穿开裆裤时,他们就在黄河里泡上了,到二十来岁大都成了凫河高手。黄河发大水时,他们会跳入汹涌的河水中,捞取河柴树木或者山狍野鹿。三五月圆之夜,他们会几个人相跟着游到河对岸,偷吃一回陕西省的西瓜甜瓜,第二天作为一种美谈炫耀给村里人。

   把凫河改叫游泳大概始于文革,毛主席畅游长江之后。1966年7月16日,73岁的毛泽东主席在武汉长江畅游一个多小时,他老人家说:“长江水深流急,可以锻炼身体,可以锻炼意志。”“青年人,应该到大风大浪中去锻炼”。毛主席一说话,全中国很激动,年轻人纷纷跳入江河里,接受大风大浪的锻炼。保德县守着黄河,更不能落后,县武装部马上组织了大规模的横渡黄河活动。其时正值盛夏,黄河流量超过八千,河水一直挤到两岸的山脚下。河中大浪奔腾,但人心比河水更奔腾,有二百多人争着报名。横渡那一天,两岸人山人海,大船,医生,救护队,一应俱全。半下午一声枪响,二百多人同时扑入了滔滔黄河中。这是保德历史上同时凫河人数最多的一回。

   保德县凫河的人很多,能横渡黄河的也不少,说到水性,大家都首推张亮孩儿。张亮孩儿大名张旭峰,但知道的人不多,不如小名叫得响。说亮孩儿水性好,不是通过什么比赛比出来的,而是因为亮孩儿从黄河里救出的人最多。

   张亮孩儿1954年生,自幼胆大,十岁开始下黄河,两三年后就敢到中流击水。十五岁那年,一个同伴被淹住,亮孩儿几经周折把他救了上来,这也是亮孩儿在黄河上第一次救人。有了这次经历,亮孩儿以后下黄河就单枪独马,再不叫同伴,怕出了事不好给人家交代。

   18岁起,亮孩儿开始横渡黄河。每年清明节这一天下水,到小雪流凌时停止,一天一回,风雨无阻。如果白天太忙顾不上,夜里也要补上。他从保德县城靠上一点的地方下水,游到对岸陕西省府谷县,出水后沿沙滩往上游走一段,再重新游回来。亮孩儿说他曾经想过冬泳,但保德县没有先例,他怕人们说脑水不清,遂作罢。

   黄河险,不单因为水大浪高,更因为水情复杂。俗话说黄河没底,不是说水深得没底,而是说大浪淘沙,河底变化太快,让人很难摸得清。刚刚站过的地方,不及半人深,但不用半小时,就探不到底了。有的人隔了一天两天甚至半月二十天下黄河,还以为河底依旧,贸然跳进去,出事了。

   亮孩儿在保德府谷两县都有名,不单是因为水性好,更因为他救人勇敢。不论什么时候、什么人在黄河遇险,亮孩儿在场自不用说,即使不在场,一旦闻知,马上飞奔而至,二话不说就跳入河里。时间一长,人们渐渐把亮孩儿同黄河救人联系在了一起,就像看见失火想到消防队一样,只要黄河上有人被淹住,大家就急急地说,亮孩儿在不在?

   亮孩儿30岁那一年,清明节刚过,河里还流着残碎的开河冰凌。府谷县的一个老师傅看见黄河边上推过来一口猪,就伸手去抓住猪腿,企图把猪捞上来,不料脚下一滑,人被死猪带入了河中。人在河中先还挣扎,推下去大约一里路,就断断续续冒一个头顶了。亮孩儿其时正在黄河边的玻璃厂上班,听到消息,飞奔而至。这时,府谷县的一个年轻人也来到河边,说落水者是他师傅,他要下水救师傅。亮孩儿不放心地说,你行不行,不行就别下,我下去。年轻人自称能行,两人一同下了水。亮孩儿游出一大截回头看,身后的年轻人却被水卷走了。亮孩儿后来说,年轻人会水,但没有在冰水里游的经历,下水几分钟就让冰凌水浸得不行了。亮孩儿游在河当中,一人难顾两头。岸上观者如堵,眼睁睁看着年轻人被卷走,再无人敢下水,事实上下来可能更糟糕。

   亮孩儿在冰冷的河水中追上那位已经昏迷的老师傅,拖着他游到河中心一片浅滩上。浅滩处的水打至肚脐,亮孩儿站在水中,把落水者抱在怀里,背向上游,等待着救援。但刚好黄河两岸都没有船,绳索之类的东西到达不了。亮孩儿想,为救人已经失了一个人,如果再救不活这个,实在难以说过去。从下午三点一直到五点,整整两小时,亮孩儿抱着老师傅站在齐腰深的水中,水中流着白花花的冰凌。五点,下游上来一艘船,才把他们接到岸上。亮孩儿浑身被冰凌割出一道道伤痕,更因在冰水中浸泡过久,落下了怕冷的病根。人穿秋衣裤,他得穿棉衣裤,人穿棉衣裤,他穿皮衣裤。自此以后,亮孩儿无事再不凫河,只有需要救人的时候才下水。

   亮孩儿下黄河先后救捞过二十几回人,救活十一个。但无论是救起活的还是捞起死的,无论是事前还是事后,他坚决不接受酬谢。唯一的一回,是救起府谷县的一位老师,学校三番五次酬谢被拒绝,后来知道亮孩儿好酒量,给送了两瓶烧酒。一次,黄河里又淹坏了人,长时间捞不起来,亮孩儿听到后就赶去了。正脱衣服,死者家属说,捞上来给一千元,亮孩儿停住了手。家属又说,给一千五,亮孩儿二话不说,扭头就走。

   亮孩儿说,捞人有危险,万一自己也失事,不要钱是见义勇为,要了钱人们可能会说是为了钱去捞人,是为钱而死。亮孩儿凫河,水中的东西也从不捞取,连一条鱼也不捞。他说捞东西也有危险,小时候听邻居说过一个故事,有一个人水性很好,经常在黄河里捞东西,一次上游推下船板来,他恰待要捞,一个大浪打过来,把船板打到了他的胸前,刚好船板上还带着船钉,船钉穿透了胸脯和肚子,这人当下就要了命。亮孩儿说,凫河有危险,捞惯东西,万一出事,人家会说是为财而死,太难听。亮孩儿把名节提升到了和生命一样的高度。

   早年间黄河水常年浑黄,夏天含泥沙更多。泥沙多,人在水中难以睁眼,但也有好处,就是浮力大,即使刚会几把狗刨刨,进去也能浮得住。水性好的人喜欢在一米来高的大浪中施展,俗称坐浪。人在中流,一会儿被送上高高的浪尖,一会儿又跌入深深的谷底,上下起伏,如坐过山车,又如驾驭着千军万马,在一片涛声轰鸣中向着下游冲锋,既刺激又带劲儿。但无论水性有多好,特大洪水时人都不敢游,怕遇上揭河底。揭河底时,河水下沉,把河底厚厚的一层泥沙掀得直直地站立起来,河中如同立起了一堵墙,水流瞬间中断,那一刻,可以明显看到墙内外有了落差。只一转眼,这道泥沙形成的大墙又直挺挺地扑向下面,人一旦被大墙拍击,绝无活路。

   黄河水流复杂,暗藏着许多杀机,凫河全凭经验与胆量。回水湾,往往离岸较近,没经验的人到了回水湾,看见离岸不远,就想顺势上岸,但很难上去。结果在回水湾里转了一圈又一圈,冲了一次又一次,最后耗尽体力,出不来了。遇到回水湾,切不可试图在湾里上岸,而要等着转到中流,然后再顺势往河中心一冲,随主流而下,摆脱回水湾以后再上岸。

   还有是漩涡,黄河上的漩涡是随水流向下移动的,被漩涡吸住时,不要慌,随漩涡而转,几圈之后,漩涡就渐渐消失了。万一被漩涡吸到水下,不可慌张,潜一会儿自然也就上来了。

   翻瓜浪,与漩涡正好相反,浪的中心往上涌,四周往下吸,形状如同一个大翻瓜。遇到翻瓜浪时不能踩立水,要用侧泳,使身体与浪的边缘保持垂直,这样人才翻不下去。

   现在,黄河水量大减,凫河的人也越来越少,好像大家都忙正经事去了。我在保德沿黄河走访,仅发现冯家川村的老冯依然在常年凫河。老冯五十多岁,凫河二十余年不动摇。每年立夏这一天下水,秋分过后上来,每天在黄河里游大约十来里地,风雨无阻。

   在我看来,老冯凫河已很不简单。一次我到冯家川村,问村上的一些人,村里凫河数谁厉害?他们列数出十多位,说这些人任是大浪滔天,渡黄河如走平地。我问这些人现在还游吗?他们都笑起来,说这些人都是河路汉,七八十岁了,有的已经老去了。我说老冯也很不简单,不料村里的人却不以为然,说他的水性和前面提到的那些人相比,儿子也不儿子。一个人说,他现在倒是天天游,但现在的黄河能和以前的黄河相比吗?他现在下河,总是用一根绳子牵一个大塑料桶,虽然他不抱塑料桶,但总是自己心虚,怕危险才带了一个塑料桶。其实老冯的塑料桶是用来装衣服的,他下水时,把衣服全部装到塑料桶中,拧紧盖子,用一条长绳系在腰间,到下游上岸后,再从桶里取衣服穿上。如果不用塑料桶装衣服,又没有人转递,他到下游出水后,赤条条地就无法走回来。

   黄河上历来是男子汉显身手的地方,与妇女无关。过去妇女坐船还有许多讲究,不可随便。历史上从来没有妇女凫河的。大约是毛主席畅游长江之后,保德中学曾经组织起一支女子游泳队,二十多人。组织者是一位从上海发配到保德锻炼的女教师。保德没有游泳池,县城附近也没有水库,女子游泳队就直接到黄河的浅水里训练。没有泳衣,队员们有的穿着长裤子,有的穿着背心。河滩上没有更衣室,来时带一块大帆布,大家把帆布扯起来,轮流到帆布下换衣服。每周练一回,观看的人很多。练七八回以后,人们议论纷纷,家长们出来干涉了,学校也不支持了,女子游泳队解散。从此,再无女人到黄河里游泳。

   凫河的人越来越少了。孩子们被功课拖累着,被家长和学校拘管着,怕落水危险,连黄河边也很少能挨近。大人们也都失去了对黄河的兴趣,很少有人横渡黄河。即使渡过去了,也不是什么壮举,黄河的水实在太少了,最少的时候,人能踩着河底走过去。

   凫河,也和黄河上许多其他事物一样,渐去渐远。

 

 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轻装
下一篇:黄土高原祭

评论排行
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体育  
忻州论坛
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