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 | 旅游 | 女性
健康 | 视频 | 汽车
供求 | 论坛 | 摄影

枣川行

2014-02-26 00:46:28 来源:保德新闻网 作者:刘峻梅 评论:0 点击:

核心提示:   大概是缘于平时闲聊,我经常会无意识地流露出对枣川秋色的无限向往和憧憬吧,十一长假期间,也正是寒露节前的打枣季节,冯主编特邀我去他的家乡冯家川帮忙打红枣。  保德素有红枣之乡的美

  大概是缘于平时闲聊,我经常会无意识地流露出对枣川秋色的无限向往和憧憬吧,十一长假期间,也正是寒露节前的打枣季节,冯主编特邀我去他的家乡冯家川帮忙打红枣。

  保德素有红枣之乡的美誉,红枣也是保德农业的特色产业之一。沿黄河岸从王家滩开始,直到黄河流出县境的冯家川乡,途经四个沿河乡镇的近百十里河川,枣树林连成了片,绵延出了沿黄风景线上一道最靓丽的风景。而冯家川的红枣又以核小、肉厚、皮薄、味甜而著称,其油光闪亮的外形更是惹人喜欢,是为油枣。

  在我兼职的编辑部里,我们主编的老家就在著名的枣乡冯家川。对于我来说,能在硕果丰盈的秋天里去枣川走一回,那真是件惬意的事了。受冯主编邀约的那一刻,我的内心雀跃起来。

  与其说是去帮冯主编一家收获红枣,不如说是去拆解一直萦绕自己心头的乡恋情结。是去收获那别有韵味的枣乡风情?还是去重温那种挥之难去的田园旧梦?抑或是去追溯清代皇帝那个神奇的传说?连我自己也很难捕捉潜意识里那飘忽不定的缕缕情丝。

  不管什么原因,欣然前往是必然的,机会难得。听说县里正在筹划,准备开发枣川特色旅游,看来绿色乡村游即将悄然兴起,我先行一步,权当是提前乡村游,赶时髦了。

  因为前一天下了一阵小雨,去的那天清晨起来大雾。我有点遗憾,大雾天气不利于拍摄图片,但相机还是必须要带的,否则我怎么能将那一川的如画美景带回家来?

  我带着一片痴情,怀着一腔神往,与冯主编一家及亲戚们乘车沿着黄河一路西行,几分钟后,便走进了那片充满生机的枣林。为了欣赏沿途风光,汽车缓缓慢行。

  踏上了这条路,就踏上了画卷,走进了这条川,就走进了风景。

  一面是滔滔河水悠悠西去,一面是茂密枣林累累硕果。十月的河岸风姿绰约,十月的枣川成熟丰满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宽厚的母亲河滋养了百十里枣川,质朴的枣树林养育着岸上的父老乡亲,勤劳淳厚的乡亲们在这片山川里,一代一代地繁衍生存。

  走进枣川,遍地是枣树。街头路畔,河滩梁峁,村舍掩映在枣树林中。枣川的秋天红肥绿瘦,一株株、一片片枣树张扬着丰收的喜庆,黄绿色的枣叶衬映着深红色的枣儿,如翡翠似玛瑙,成串成簇,圆溜溜,沉甸甸,压得枣枝摇摇欲坠。薄雾缭绕中的一川秋色,更是让人如入仙境。

  一川的灿烂,一川的诗,一川的殷红染醉你。我在遐想,人乘坐在车上,透过车窗看枣川,浮光掠影,竟然如此美丽,钻进枣林,在飘着清香的树下捡枣,嘴里嚼着甜脆的枣儿,微风拂面,鸟雀欢唱,那是多浪漫,多好玩的事情啊。

  不到枣乡不知道枣多。走进冯家川村子里,脚下踩的也是红枣,我由不得想弯腰捡拾起来,也不怕别人投来异样的目光。那些人家的院子里、脑畔上晒着红枣;窗台上、土炕上晾着红枣;三轮车、手推车上拉着红枣;人们背着、提着的也是往回收获的红枣。站在高处往下一看,全村红一片,黄一片。红的是枣儿,黄的是玉米,俨然一幅幅抽象派图画。

  既然踏上了这片热土,我就先循着康熙皇帝的踪迹,去寻觅一下那个神奇的传说。

  传说当年也是在一个金秋季节,康熙出巡榆林路经保德州,在知州唐文德的陪同下到枣川视察。他们顺流而下,来到冯家川村。村子北面的黄河滩上有一块数十亩大的枣林地叫埝盘儿。这里的枣树高大茂盛,枣儿结得又大又稠,一片红色耀眼夺目,康熙被这美丽的田园风光吸引,不由得停下来观赏。他信步走进枣林,伸手摘一颗枣子放进嘴里,对甜脆可口的鲜枣赞叹:“美哉,保德油枣!”于是保德红枣从此就叫成了保德油枣。自此,保德油枣便成了贡品,每到秋季,地方官员就向冯家川的老百姓征收鲜枣进京上贡。

  康熙摘枣时,不小心被枣刺扎了手,痛得直皱眉头。随口说:“枣子好吃,枣刺难挨,枣树上长刺有何用!”据说从那以后,埝盘儿这片地上的枣树便没有刺了。人们说,康熙是真龙天子,埝盘儿的枣树让他一句话给封死了,以后就不会长刺了。也有人说,这是保德州官唐文德为讨好皇帝,从外地引进了无刺品种。不管什么原因,反正那片地上的枣树至今不长刺。

  现在油枣成为山西八大名枣之一,保德人出门走亲访友、求人办事,总要带上几盒加工出来的糖枣,作为礼品送给外面的亲朋好友品尝。

  我站在路边,默默俯瞰那片被清代真龙天子品尝过的枣林,不禁感慨万端,三百年光阴转瞬而过,枣林仍然繁茂,油枣依旧飘香,千古一帝却早已乘风而去,如滚滚而逝的黄河水一样,不再复归,只为岸上的人们御封了一川油枣的香甜,留下了美好的传说。

  

  到了枣川,打枣才是正事。

  我与冯主编的家人亲戚一行七人,各自提着篮子、扛着竹竿、拿着袋子等工具出发。冯主编安排,先去山上打枣,河滩的过两天再打。这正对我的心思,登高望远,眼界开阔。居高临下,能遍览一村风景,也能俯视黄河雄姿。山上更适宜拍摄远景图片。

  上山的路甚是崎岖,随弯就圪梁的石头路,只能一人通行,而且得集中精力走路,稍有疏忽大意,就有踩空跌落的危险。上到山顶情况好转。农业学大寨时修出来的梯田地里长满了一排一排的枣树。以前枣树地里还要种谷子或山药,这两年,村里的人们外出打工就顾不上种了,枣树地里就长了荒草。

  冯主编家的亲戚夫妻俩是从城市里回来的,和我一样,看见乡里的任何景物,都觉着稀奇。在我们东张西望观风景的时候,冯主编的家人已抡起竹竿开始了打枣。细长竹竿挥舞处,红枣与绿叶齐飞,噼哩啪啦一阵响过,草地上便铺开了红绿相间的花地毯,暗红的是枣儿,淡绿的是枣叶。

  我们几个人参差不齐地蹲成一排,每人面前放一个篮子,一边说笑,一边捡拾地上的枣。收获的喜悦写满了每个人的脸颊。此时云消雾散,碧空如洗,秋阳暖融融地照在身上,泥土气息和草木的清香丝丝缕缕沁人肺腑。弯腰捡枣时,地上的毛莠莠草,在我的脸上手上拂来拂去,柔软轻佻。在这样的环境中劳动,感觉真是一种享受,不虚此行。

  人在花地毯上慢慢前移,移动过后,花地毯变成了绿地毯,点点红星被人拾取,空留一地黄绿。

  正忙碌间,手机铃声响起,在城里的同事给我打来电话,问我在枣乡的感受怎样?我戏谑地回答,太好了,你不来体验一下,就慢慢在家后悔去吧!

  冯主编只捡大枣、好枣,剩下小的和不好的就遗弃了,说是好枣也捡不完,谁还要那些残次的。我说,在那些没枣树的地方,小枣儿也是很珍贵的,人家把红枣当人参服用呢,说是滋气补血、美容养颜。城里回来的亲戚捡起一个被什么小动物咬过的枣儿说,看看咱这地方的圪狸、老鼠,吃得也是纯天然绿色环保无污染的红枣啊,肯定健康长寿,没有贫血的。众人会意,大笑。

  到了中午时,人们又累又饿了,初来时的兴致盎然已大打折扣,说笑声渐渐少了,都在默默地干活,看到什么也不再稀罕。听到枣树上婉转的鸟鸣声,也懒得抬头看了,更不会惊奇赞叹了。蹲得时间长了,我的腰有些疼,遂就地一坐,也不在乎是否弄脏了衣服,坐在地上挪动着捡枣,比蹲着舒适一些。

  秋季的农村是不吃午饭的,没功夫。早饭后出工,一直干到黑,看不见了才能回家。冯主编怕我们不习惯,受了饿,走时就带了月饼和开水。冯主编号召大家休息一下。大家无精打采地坐下来抽烟喝水,就是没人吃饼子。那位亲戚大概是想起小时候在野地里烧山药蛋吃的美好记忆,忽然用一种怀旧的口气说,饼子哪如烧山药好吃呢。一句话提醒了大家,都积极响应,说是地里烧熟的山药别有风味,比微波炉里烤熟的好吃多了。此时为了早点吃到烧山药,大家又精神起来,有的拾柴,有的拔草。冯主编去其他人家的地里刨来了一兜山药。大家质疑,主人不在,咱这样去刨,是否算偷窃?人家会不会怪罪?主编说,甚事也没,乡里人特别质朴厚道,主人在不在,吃谁家几颗山药都不会有人在意。

  将带着湿土,大小不等的山药蛋放成一堆,上面覆盖了柴草,点燃。瞬间一股白烟升腾而起,四周弥漫开浓烈的燃蒿草味道,真香。

  前两年,我就曾在文友圈子里提议过,秋天的时候组织起来,去野外烧一回山药吃。大家一同响应,但因为种种原因,最终还是没有成行。这次的枣川之行,既满足了我打枣的愿望,又圆了我野餐烧山药的梦想。一举几得了。

  烧山药的香味飘起时,那位亲戚不畏劳累,下山买了几袋榨菜。大家津津有味地吃着皮焦里香的美味佳肴,连榨菜也很少用,说是好不容易能在野外吃一顿烧山药,怕榨菜冲淡了这山药的原汁原味。吃完相互一看,人人都是一个黑嘴,两只黑手,谁也不用笑话谁。

  午餐后继续干活。夕阳西坠时,我腰酸背痛腿抽筋,坐下挪着捡,也感到无法坚持了。索性侧身躺在了地上,捡周围的枣儿,全然不顾地上的柴草泥土脏了衣服,独创了捡枣姿势的最高境界。大家都也累得够呛,已懒得评说我这种躺式捡枣样子了,只是无声地笑了一下。

  亲戚有气无力地说,刚来时看见红枣简直就是玛瑙珠子,中午时看着也就是个红枣,现在看见,那简直如同石头圪蛋子了。此时,有人为了活动一下弯疼了的腰,站起来抱着一棵小枣树摇动,树上没打尽的枣儿掉落下来,大家直喊:快不要摇了,摇下来的也捡不完啊!

  此时,我才深感,欣赏劳动与实际劳动是两码事,前者是享受,后者是苦役。当我们坐在电视机前嗑着瓜子、喝着茶水轻轻松松地看喜剧小品时,演员不但付出了台下排练的辛苦,在台上表演也是累死累活汗流浃背啊。以前吃枣时,只知道枣子好吃,今后吃枣时,肯定会想起打枣的不容易,谁知口中枣,粒粒皆辛苦啊!人真是念上一辈子“锄禾日当午……”也不如亲自去地里干上半天活,懂得食物的来之不易。

  人困马乏,疲惫不堪,捡拾的速度越来越慢了。做过宣传工作的冯主编,深谙宣传鼓动工作的精神力量。不断地为大家加油鼓劲:胜利在望了,现在是最后的歼灭战!一会儿又说:咱们从四面围剿,马上就会合了。冯主编如同大敌当前,指挥兵力攻坚一样,试图调动大家的积极性,去争取最后的胜利。

  一场由诗情画意到顽强拼搏的打红枣战役,最终胜利结束,累并快乐着。冯主编的妻子笑着说我,保证再也不敢来受这洋罪了。我说,赶明年秋天,我会记忘了吃过的苦,但不会忘记打枣的乐趣,明年还来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黄土高原祭
下一篇:革命烈士英名录

评论排行
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体育  
忻州论坛
更多>>